{{now|date('yyyy年MM月dd日')}} {{nowWeek}}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专题专栏 > 普法专栏 > 法律常识

长孙无忌炮制的惊天大案

来源:马尾区司法局     发布时间: 2020年05月06日 11:21     浏览量:{{pvCount}}     【字体:    

来源:马尾区司法局

发布时间: 2020年05月06日 11:21

浏览量:{{pvCount}}    【字体:    

殷啸虎 (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)

  在中国法制史上,长孙无忌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。他在唐贞观和永徽年间两度主持了对《唐律》的修订;作为中华法系代表的《唐律疏议》也是在他的主持下制定的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位法律大家,在他作为宰相执政时期,炮制了一起惊天大案,大开杀戒,许多亲王、公主和驸马被牵连进去。而案件的起因,仅仅是因为高阳公主的刁蛮任性。

  高阳公主是李世民的爱女,嫁给了房玄龄的次子房遗爱。房玄龄去世后,他的长子房遗直继承了他的爵位。高阳公主大小姐脾气,骄横惯了,自然非常不满,便挑唆房遗爱同兄长分家,还闹到了李世民那里。房遗直很害怕,表示愿意把爵位让给房遗爱。李世民得知事情的原委后,很生气,怒斥了高阳公主,此事便没有再闹下去。不久,御史审讯盗贼时,发现赃物里有一个宝枕,乃皇家之物,盗贼供认是从和尚辩机那里偷来的。在御史的追查下,辩机供出宝枕为高阳公主所赠。原来,辩机和尚容貌俊秀英飒,气宇不凡,精通佛教经书,被选入玄奘译场,成为九名缀文大德之一,帮助玄奘翻译经文,并撰成《大唐西域记》一书。高阳公主倾慕他的才华,与他私通,并“饷遗亿计”。李世民得知后大怒,下令将辩机腰斩。这一事件的内情究竟如何,后人有不少疑问,但对性格孤傲的高阳公主而言,打击无疑是非常大的,这也成为后来闹出惊天大案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李世民于649年(贞观二十三年)去世,唐高宗李治即位,高阳公主又挑唆房遗爱同房遗直打官司。李治无奈,只得将这两兄弟调开,命房遗爱为房州刺史,房遗直为隰州刺史。

  然而,事情并未就此了结,反而越闹越大,还将另外几位驸马和公主——薛万彻和丹阳公主、柴令武和巴陵公主以及左骁卫大将军执失思力也卷了进来。

  薛万彻是李世民麾下著名将领,他在征讨突厥、吐谷浑、薛延陀以及高丽的战争中,几乎是无役不与,屡立战功,李世民曾说:“当今名将,唯李勣、(李)道宗、(薛)万彻三人而已”,对他给予了很高的评价。他娶了唐太宗的妹妹丹阳公主为妻,加封为驸马都尉,官拜右卫大将军。但由于他恃才傲物,盛气凌人,得罪了军中不少人,结果因副将告发其心怀怨望,被撤职除名,后虽改任宁州刺史,但薛万彻对此依然耿耿于怀。他同房遗爱打得火热,两人经常一起发牢骚。薛万彻还口出狂言:“我虽病足,坐置京师,诸辈犹不敢动。”由于房遗爱的弟弟房遗则娶了李世民的弟弟荆王李元景的女儿,房遗爱同李元景也经常往来,为此薛万彻和房遗爱还说起过“若国家有变,当奉司徒荆王(李)元景为主”的话(估计也是喝醉酒之后胡说)。柴令武是唐高祖李渊的驸马柴绍(凌烟阁功臣榜上列14位)的儿子,他娶了李世民的女儿巴陵公主;执失思力原是东突厥执失部酋长,东突厥灭亡后,归降唐朝,娶了李渊之女、李世民之妹九江公主为妻,他们同房遗爱的关系也很好,经常往来。这样一来,就形成了一个“驸马”团伙了。

  这些人聚在一起,本来也是人之常情;但高阳公主的不安分,将这些人包括自己在内都送上了绝路。本来闹分家之事唐高宗李治各打五十大板,算是处理了;但高阳公主不甘心,派人向李治诬告房遗直对自己非礼,想以此剥夺房遗直的爵位,将他从家族中赶出去,一了百了。房遗直不甘心坐以待毙,也向李治控告房遗爱同高阳公主勾结,图谋不轨,说他们“罪盈恶稔,恐累臣私门”。因为事关重大,李治便委派自己的舅舅兼托孤大臣、当朝宰相长孙无忌来处理此案,却没曾想长孙无忌借此掀起了一场惊天大案。

  长孙无忌自贞观元年起便与房玄龄同为当朝宰相,共事二十余年。两人在“立嫡”问题上政见不同,长孙无忌支持太子李承乾,而房玄龄似乎更看重嫡次子李泰,这在房遗爱同李泰的关系上也得到反映。所以当太子李承乾因“谋反”被废后,长孙无忌坚决主张跳过李泰,拥立地位并不靠前、且性格懦弱的李治为太子。现在李治虽然当了皇帝,但这些政治势力依然还在,长孙无忌便利用这一案件,用法律手段开展政治清洗,坐实了房遗爱同高阳公主“谋反”的罪名。而房遗爱情急之下,竟然想通过举报吴王李恪的方法,洗脱自己的罪名,没想到又正中了长孙无忌的下怀。

  李恪是李世民第三子,母亲是隋炀帝杨广的女儿。他文武全才,深得李世民的喜爱,“常称其类己。既名望素高,甚为物情所向”。太子李承乾被废后,李世民曾打算立李恪为太子,但遭到了长孙无忌的强烈反对。李世民无奈,立李治为太子,但后来又觉得李治太懦弱,“恐不能守社稷”,因而对长孙无忌说:“吴王(李)恪英果类我,我欲立之,如何?”但长孙无忌“固争,以为不可”,李世民也只得作罢。因此,长孙无忌对李恪一直是耿耿于怀。他见房遗爱供出李恪,便趁机对他下手了。

  653年(永徽四年),长孙无忌以“谋反”的罪名,将房遗爱、薛万彻和柴令武三位驸马处斩,荆王李元景、吴王李恪以及高阳公主和巴陵公主被赐自尽,房遗爱的儿子流放岭南,房遗直除名为庶人。执失思力侥幸逃过一死,被流放岭南;江夏王李道宗由于素来同长孙无忌不和,长孙无忌借机将他也牵连进去,流放岭南。李恪临死前大骂长孙无忌:“窃弄威权,构害良善,宗社有灵,当族灭不久!”

  长孙无忌通过此案,将李泰和李恪的势力一网打尽,彻底清除了房玄龄的政治影响。但他没有想到的是,仅仅过了六年,于659年(显庆四年),他自己也被武则天的党羽控告谋反,流放黔州,被逼自尽,家产被抄没。不知长孙无忌临死前,是否想起了李恪对他的咒骂。

(责任编辑:金燕)

附件下载

相关链接